蜀绣大师郝淑萍:“我这辈子就只会蜀绣一件事”

发布日期:2022-06-30 19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清晨,蜀绣大师郝淑萍戴上老花镜,熟练地在绣花针上穿起彩色丝线,低头垂目,巧手翻动。这件绣了一年多的蜀绣新作,牡丹娇艳绽放,小鸟翩然欲飞。

  郝淑萍,蜀绣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从事蜀绣60多年。这幅蜀绣是她的创新作品,在传统蜀绣针法之外,加入了交叉针、虚针、纱针等自创针法,“绣出的飞鸟更灵动,牡丹更鲜艳。”

  年逾古稀,郝淑萍精力十足,“今年还要继续绣太阳神鸟。”她乐呵呵地说,“我这辈子就只会蜀绣一件事,当然要一直绣到绣不动为止。”

  郝淑萍今年已77岁高龄。原本早就该含饴弄孙,不用再拿起针线,“可是一天不摸针就觉得不舒服。”她感叹道,“再说我还要教学生呢。”这些年来,不管刮风下雨,郝淑萍只要有空就会到她的工作室。她绣,学生观摩;碰到关键之处,边绣边讲。

  蜀绣,郝淑萍算是择一事,终一生。1959年,郝淑萍进入成都工艺美术学校蜀绣班。原本想学川剧的她,看到老一辈蜀绣艺人栩栩如生的作品后,终于静下心来琢磨穿针引线。在老师傅的悉心指导下,十几岁的小姑娘学会了蜀绣的多种针法,成为原成都蜀绣厂的一名员工。后来,又在上世纪80年代就任蜀绣厂厂长,一干就是17年。

  郝淑萍练手艺和别人有点不一样。她绣长毛猫时,专门养一只猫在家里观察它的神态动作;绣芙蓉花,就会先到公园近距离观察,“比如早上的花是黄白色,中午黄红色,到晚上就是红色了。绣花的时候,我就会把这种颜色变化绣出来。”对郝淑萍来说,她出手的作品不仅要像,而且还得有生命力,“如果看到芙蓉鲤鱼,会忍不住出手去摸是不是真的,那我就满意了。”

  正是这种不服输的狠劲,让郝淑萍即使在担任蜀绣厂厂长期间,也没放下绣花针。她在办公室支起绣架,在传统蜀绣《芙蓉鲤鱼》《熊猫》之外,新创了《昭君出塞》《拂尘仕女》《韩熙载夜宴图》等大量作品。

  《昭君出塞》,由郝淑萍设计图稿并绣制。这件作品,她在用丝线勾勒昭君婀娜的体态之外,大量使用了蜀绣独特的锦纹针法来体现昭君服饰的雍容华贵。不过,即使在使用锦纹针时,郝淑萍也只使用了部分传统锦纹针,另一部分是她随手拉出来的花,加上丝毛针、晕针、花针等40多种针法,用蜀绣体现出蜀锦的华美。

  2005年,成都蜀绣厂因改制退出历史舞台,郝淑萍义无反顾成立了“蜀绣工艺美术大师工作室”。“当年蜀绣班的50多个学生,现在还在干这行的估计就只有我了。”

  蜀绣,是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郝淑萍的蜀绣,早就没有止步于传统蜀绣《芙蓉鲤鱼》。“它的确是蜀绣的经典形象,但年轻人不爱看,蜀绣只有不断创新才有生命力。”郝淑萍直言。

  当过厂长,在市场上拼杀过,郝淑萍能够敏锐把握市场需求,“东西再好,没有人买就不能激励传承人继续把手艺传下去。”这些年来,她和一起下海的蜀绣大师们,摸索出了蜀绣双面绣、异形异色绣等多种技法,并且把油画以及现代题材等也纳入蜀绣对象,让蜀绣在收藏界很是火了一把。郝淑萍的蜀绣大件,价格已经卖到了上百万元。几年前,郝淑萍曾指导学生创作过一幅《凤求凰》,一举夺得当年中国手工艺博览会的金奖。这幅作品能够获奖,在郝淑萍看来,就在于图案上进行了创新,还大胆引入苏绣的针法,并运用不同的丝线来达到想要的艺术效果,让蜀绣呈现出和传统不一样的面貌。为了表现凤凰羽毛的光泽,她们用蜀绣的二三针、晕针等针法来表现;绣图章,则用滚针;为了营造画作虚无缥缈的背景,蜀绣的虚针再结合苏绣的乱针便轻松搞定。

  郝淑萍正在绣制的这幅《牡丹与鸟》,几年前已经绣过同款,并在深圳文博会上获得金奖。没想到去年她再度拾针创作,“因为我在蜀绣传统针法之外又加入了创新的虚针和纱针,可以绣出小鸟羽翅的透薄和立体,所以这件作品肯定比上一幅好看。”

  “现在,越来越多的蜀绣人意识到蜀绣必须要创新才有市场。”郝淑萍介绍,蜀绣大师杨德全已成功用蜀绣完成了巨幅泼墨山水画作;成都蜀菁馆也引入人工智能图像处理技术,完成了具有3D效果背景的蜀锦蜀绣结合的熊猫作品,蜀绣正在以更多姿多彩的面貌融入当代生活。

  近年来,郝淑萍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带学生。“我是蜀绣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这既是荣誉,更是一种责任。”在2021“中国非遗年度人物”评选活动中,她因此进入百人初选名单。

  成都送仙桥古玩市场,郝淑萍的工作室已经在此成立了十多年。在这里,她培养的学徒多达200余名,带出了11位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、2位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、3位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但她还觉得不够。2010年,她与四川华新现代职业学院联合办学,设立蜀绣专业,招收学生60多名。她还和双流区残联开办蜀绣短期培训班,由工作室专业蜀绣老师执教……2021年,郝淑萍马不停蹄一年忙到头,家人劝她歇歇,她就只当耳边风,“现在我年纪大了,自己干一天就要想到培养一天人才。蜀绣是中国几大名绣之母,绝不能让这门传统工艺在我们这一代手上失传。”

  如今,郝淑萍的《牡丹与鸟》作品已接近尾声,根据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创作的《凤凰》又纳入了她的工作计划,“我准备用金线和银线来绣凤凰,会更立体也更有视觉冲击力。”郝淑萍兴致勃勃讲述她的构思。

  “很多人问我啥时候退休,那就是拿不动针的那一天。”郝淑萍说。(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吴晓铃)

  郝淑萍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蜀绣代表性传承人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从事蜀绣60余载,精品不断。她与人合作的大型刺绣屏风《芙蓉鲤鱼》被陈列于北京人民大会堂四川厅。她的作品还被中国工艺美术博物馆,以及英国、加拿大、日本等国家博物馆收藏。郝淑萍创造的“平手拉花针”,开创了油画单面绣技艺,使蜀绣摹本由工笔和水墨的国画拓展到油画领域。创作之余,郝淑萍将大量精力投入到蜀绣的传帮带上。2021年,她入选中国非遗年度人物100位初评名单。

上一篇:交通运输部等四部门:探索开展行李直挂服务
下一篇:裸背写真网络引发争议